每集內容

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突然向穎妍求婚

第28集

喬柏突然向穎妍求婚

播出日期:2017-03-12
穎妍帶張克及小紅來到碼頭,但仍未見到有船,三人都非常緊張。這時穎妍見到遠處一個人影行近,原來是喬柏。他指要把張克拘捕,穎妍即上前阻止他。 穎妍知道無路可逃,只好把整件事都說出來。喬柏聽了穎妍的遭遇後,開始有點同情她。但當喬柏問起家榮之事時,穎妍突然變得很緊張,並不停指家榮遇上意外與自己無關,可是喬柏卻不信。喬柏勸穎妍自首,並指以後發生甚麼事,他都會守在穎妍身邊。 喬柏突然放過穎妍 穎妍無法說服喬柏放過自己,結果最終喬柏仍為穎妍戴上手扣。在回警署的車上,喬柏的內心非常忐忑,一方面他同情穎妍,但另一方面他覺得穎妍很可怕。 喬柏突然在往警署的中途放了穎妍,穎妍不知道喬柏之後又會否改變主意,所以打算立即離開香港。豈料喬柏突然上她的家,穎妍非常緊張,以為喬柏要拘捕她,但原來喬柏要求與穎妍結婚,指自己願意放棄香港所有事情,與她遠走高飛,穎妍聽到他肯為自己放棄一切,顯得非常感動。 喬柏回家後,聽到子瑜稱穎妍非常有問題,希望喬柏會調查她,但喬柏只是草草回應,令子瑜大感氣憤。子瑜去醫院探張妃,見到喬柏與紹婷也在,張妃不相信張克是綁匪,但喬柏堅持要拘捕張克,所以提出要監聽張妃的手提電話。 子瑜調查家榮意外 小紅為張克安排了一間屋暫住,但她指現在兩人已經沒有錢,所以不能走得遠。小紅想找張妃幫手,但張克不想把張妃拉落水。 穎妍上喬柏家煮飯,子瑜聽到他們二人要結婚,感到非常愕然,並上前問個究竟。子瑜見到喬柏正在執拾行李準備搬進穎妍家,於是大發雷霆。她再次指穎妍竟相信家榮有收黑錢,極度可疑。 子瑜自稱一定會調查穎妍,要還家榮公道。喬柏終於忍不住叫子瑜不要插手這事,但子瑜不聽,喬柏一怒之下,說出要與她脫離關係。 張妃協助兄長逃亡 小紅用了特別方法,終於聯絡到張妃。張妃與張克相見,即問對方有沒有殺人,張克一五一十把所有事都告訴張妃。張妃想不到兄長為自己做了這麼多事,張克坦言現在要逃走,但沒有錢,張妃即為他張羅。小紅為張妃買止痛藥,卻發現有警察正要上去捉拿張克,小紅只能設法阻止他們。 子瑜突然衝上穎妍家,二話不說便為喬柏拿走所有衣物。穎妍想知道為何她要這樣做,子瑜強調穎妍一直在演戲。 張克自知走投無路 子瑜幫張妃買藥,但她一見到張妃便問她為何搬屋。這時張克突然出現,子瑜才明白一切。子瑜勸張克自首,不要再錯下去,可是張克不肯。 子瑜見張妃身體愈來愈辛苦,想送她去醫院。張克也知道妹妹的情況愈來愈差,而且不想連累她,所以贊成子瑜的話。他們送張妃下樓時,喬柏突然出現,並追捕張克。張克自知走投無路,只好認命跟喬柏回警署。而喬柏從張克口中,知道穎妍曾見過張克。 喬柏私自放過張克 張克把他與穎妍的所有事,都坦白地告訴喬柏,喬柏問他是否願意轉做污點證人。喬柏見到穎妍時,指張克已把所有事都告訴他,他知道穎妍收了四百萬,而不是先前講的四十萬。喬柏再追問穎妍在貨櫃場及家榮意外等事情,穎妍很不耐煩再次重申自己無辜。 喬柏相信她,並自稱已經放了張克,叫穎妍可以放心。穎妍關心與喬柏的將來,喬柏指他們會如常離開香港,因為他應承過穎妍的事,絕對不會變,穎妍立即放下心頭大石。 穎妍得知正森被廉署拘捕,立即通知航空公司,要求最早的機票離開。之後她打給喬柏,說要三日後立即離港,但喬柏告知穎妍要多等數天。穎妍緊張不已,情緒亦變得愈來愈差。 僱用偵探跟蹤喬柏 喬柏為了證明穎妍有去過貨櫃場,便嘗試在舊文件中,再次尋找新證據。喬柏找到一張偉昌死前,透過電話傳出的照片,喬柏從這張照片着手,發現了一些線索。 喬柏叫穎妍拿他的銀包到警署,豈料穎妍聽到喬柏與子瑜的對話,得悉他不會與自己去外國的,而且他正進行一件秘密的事。穎妍聽到後既愕然又傷心。穎妍知道喬柏正在欺騙她,所以決定找私家偵探跟蹤喬柏。 得知真相穎妍崩潰 穎妍知道喬柏沒有放走張克後,無法忍受最愛的男人欺騙她,變得精神崩潰。穎妍在喬柏的手提電話內安裝了一個偷聽軟件,知道他與子瑜正在天台進行調查。穎妍衝上天台,一見到喬柏便破口大罵,指責喬柏欺騙她的感情,但喬柏自稱真的想跟穎妍結婚,並多次給她機會,希望她說出真相,可是她沒有一直坦白,所以才迫於無奈展開調查。 穎妍已經不能忍受喬柏,所以她決定與喬柏來一個了斷。事後,喬柏一邊寫報告,一邊回想整件事,他坦言只想穎妍自首,但想不到結局竟然如此……

第27集

喬柏暗地調查穎妍

播出日期:2017-03-11
醫生為穎妍檢查過後,指她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。喬柏探望她並從旁安慰,其他同事來到醫院,見到穎妍的情況都非常擔心。穎妍指家榮遇上意外是自己的責任,但喬柏指穎妍只叫他自首,一切都不是她的錯。 穎妍突然反問喬柏為何這樣關心自己,她自嘆並不完美,而且當有一日喬柏知道她犯錯事後,他一定不能接受自己,所以最好大家不要開始成為戀人,但是喬柏並不同意。喬柏指世上沒有人是完美的,他自己也有很多缺點,因此就算穎妍發生了甚麼事,他都會在穎妍身邊,令穎妍非常感動。 子瑜不信家榮會自殺 穎妍在半夜發惡夢,喬柏在她身邊聽到她說有關家榮的夢囈,令喬柏大感疑惑。翌日早上,穎妍整個人都精神起來,她送了喬柏上班後,便獨自去到天台。 子瑜與張妃幫家榮收執東西,其間子瑜表示無法接受家榮會收黑錢,而且奇怪為何穎妍會堅信此事。這時,瑪莉突然來到雜誌社,自稱代表《傳真日報》前來,訪問有關家榮收黑錢一事。這時子瑜發現瑪莉的手袋放了偷拍鏡頭,於是大罵對方無恥,但瑪莉卻反指穎妍早前也牽涉收受利益的事故,因為家榮照辦煮碗也不足為奇。 懷疑家榮調查穎妍 子瑜如常「應邀」出席酒吧音樂會,但提出邀約的家榮當然沒有出現。這時女侍應交了一封信給子瑜,並家榮早已準備的。子瑜打開來看,原來是一封情信。子瑜離開餐廳,但有侍應告訴她一件事,令她加倍相信家榮不會收黑錢。 子瑜處理家榮的衣物時,發現了穎妍的鎖匙,令她覺得很奇怪。這時,喬柏回家,子瑜立即把這事告訴他。子瑜一直以為,家榮拿穎妍鎖匙只是藉口,但她開始懷疑家榮一早想調查穎妍,喬柏聽到後故作鎮定。 喬柏開始調查穎妍 喬柏待子瑜離開後,便立即調查從家榮衣服搜出來的東西。他開始思考整件事的每個細節,這時穎妍突然出現,他匆忙把所有資料收藏好。穎妍接到航空公司電話,通知她機位不能改動,這時喬柏叫她暫時不要走,因為他想一同離開香港。其實喬柏心知道,破案關鍵就是張克,他還打算在有限時間內把他找出來。 喬柏來到穎妍家,發現穎妍有很多間銀行的來信,還發現她有另一個電話。喬柏繼續調查下去時,慢慢發現正森也有可疑。 穎妍正森不再見面 喬柏探訪正森的時候,手提電話突然響起,正森懷疑是穎妍致電他,而喬柏卻一直觀察着正森的反應。喬柏叫他去聽電話,但正森卻堅稱自己的電話沒有響起。 喬柏上到穎妍家吃飯;當穎妍煮飯時正森致電給她,但她不想給喬柏知道,便即找藉口到街上去。喬柏偷偷打開她的櫃,卻發現第二個電話不見了。穎妍打回給正森,正森指喬柏曾上過他的家,怕喬柏開始懷疑他們的關係。正森指為了避嫌,兩人以後都不會面,還一同扔掉互相聯絡的電話。 穎妍拒絕接受催眠 穎妍即將離開香港,她介紹新老闆給眾記者認識,但子瑜並不高興。子瑜問穎妍,為何會相信家榮會收黑錢,穎妍坦言是家榮親口對她說,而且還把錢塞進她手中,所以她不能不相信。她又對子瑜說,家榮收黑錢,她比所有人都心痛。 穎妍身邊突然出現了一隻飛蛾,她狠狠地把牠打死,喬柏覺得很愕然;喬柏知道穎妍睡得不好,便想用催眠法助她減壓,但穎妍擔心如果接受催眠後,可能會毫無防備把所有事說出來,於是出言婉拒。但喬柏多次要求,穎妍只好答應喬柏,慢慢被他帶入催眠狀態。 穎妍望與喬柏盡快離開 喬柏知道廉署已開始調查正森,而他想知道正森與穎妍之間的真正關係,可惜一直苦無線索。他決定再次從樂兒的案件着手,發現當日在垃圾房附近的是張克。 喬柏推斷如果張克真是等收贖金的話,那一定是穎妍在說謊。喬柏回想樂兒案的整個過程,並覺得穎妍愈來愈奇怪,好像知道樂兒一定會平安回來;但另一邊廂,她又不像個冷血的母親,整件事都令喬柏一頭霧水。 穎妍約了喬柏吃午餐,原來是為了安排機票,穎妍指月底將有機位,問喬柏工作如何,穎妍又希望自己先去外國,因為她一直在香港都睡得不好,但喬柏不忍心她自己一個人,故叫她先忍耐一會。這時穎妍收到子瑜的電話,指張妃有事要穎妍立即去醫院。 穎妍力阻張克出現 張妃因為之前的手術出現了併發症,所以必需再做另一次手術。當她要去做手術時,喬柏與穎妍才發現張克竟然是張妃的兄長。 喬柏與穎妍均想聯絡張克,所以他們想要張妃的手提電話。當穎妍想拿取張妃的電話時,竟被喬柏搶先一步。張克打電話給張妃,喬柏接聽,他指張妃身體有事會有生命危險,要張克立刻回港。張克聽到後非常傷心,亦答應立即回港。

第26集

家榮遇上致命意外

播出日期:2017-03-10
家榮問穎妍為何要欺騙他,穎妍知道這件事已無法隱瞞,所以只好把來龍去脈告訴家榮。當穎妍指為了雜誌社才接受正森收買的時候,家榮才知道雜誌社是一直用黑錢來運作的。 家榮坦言穎妍一直教她要公平公義,但原來這只是謊言。穎妍坦言如果沒有錢的話,根本不會有公義,不過她又自稱已經知錯,不會再收受,但家榮只是在哭,對穎妍的所說的話都聽不進去。 家榮要求穎妍自首 家榮要求穎妍自首,否則他會報警。穎妍非常緊張,更哀求家榮放過自己,甚至把錢給他,但家榮都不理會。穎妍被迫得無路可退,發瘋似地把錢塞在他手中更趕走他。當她以為一切都解決後,豈料家榮並沒有離開,繼續苦勸穎妍自首。穎妍突然變臉,指控家榮偷窺她。家榮把他們的對話錄了下來,並指會報警。穎妍立即搶回手機,卻發生了意外。 子瑜回到公司,聽到有意外發生,看到遇事者是家榮時,非常傷心。警方到雜誌社找穎妍,通知家榮遇上意外,並問她關於家榮的事,穎妍大感驚訝,並到警署錄口供。警方把大廈的閉路電視影片播給穎妍看,穎妍臉色大變。 不信家榮會收黑錢 警員要求穎妍解釋她為何與家榮爭執,穎妍被警員一問,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告訴警員那些錢是家榮給她的。穎妍自稱意料不到自己教了一個壞人出來,所以非常傷心。 喬柏去警署了解情況,子瑜一見面便哭了出來。喬柏問及情況,警員指家榮收了黑錢,但子瑜不相信家榮會這樣做,而穎妍卻指是家榮親口對她說的。穎妍回到家中,把所有偷拍鏡頭銷毀,但她仍有所慮,所以決定去家榮的家中看個究竟。 穎妍變得神經緊張 穎妍一見到家榮的母親,便立即安慰她;家榮母親問及家榮遇上意外之事,穎妍指警方仍在調查。穎妍突然從惡夢中驚醒,而她心內則開始疑神疑鬼。穎妍在路祭中突然大叫,其他同事不明所以。穎妍突然衝上車離開,喬柏即追上去。穎妍久久無法平靜自己,居然跳入海中尋死……

第25集

家榮對穎妍起疑心

播出日期:2017-03-09
家榮要同事停止手上的報道,並依他的話先調查另一宗新聞,但結果卻惹來同事的不滿。穎妍指家榮是主編,所以要以他的吩咐為主。家榮覺得非常尷尬,穎妍鼓勵家榮,並把陪伴自己多年的墨水筆送給他。穎妍指自己月底就會離開,除了把雜誌社交給家榮外,還叫他珍惜子瑜。 喬柏回到警署,眾警員都以他與穎妍的關係來開玩笑,但喬柏突然為此發火令眾人感愕然。喬柏一直等不到穎妍的答覆感不安,終決定主動去找他。 以為家榮約會自己 張妃在執拾東西時看見家榮有名貴餐券,家榮即問她有沒有約人,張妃以為家榮想約會她,可是最後發現家榮想約會的是子瑜。張妃上到子瑜家,看見子瑜所編織的頸巾後,即猜想她打算送給家榮。她見子瑜不知道是甚麼約會,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事告訴子瑜。 子瑜早上回到雜誌社時,已見到家榮在工作,便趁機想問家榮有甚麼說話對她說,但家榮的電話突然響起,家榮聽後二話不說便離開了。家榮找到正森的住址便到樓下調查他;家榮發現正森拿着一個雪箱離開住宅,便記起智斌也拿着同一個雪箱。 家榮發現驚人秘密 家榮跟蹤正森,發現穎妍與正森一同在山上。家榮質問穎妍,疑妍故作鎮定,家榮借意在穎妍的家中搜尋卻找不到雪箱。家榮離開後,穎妍即改早機票打算盡快離開香港。家榮在電梯中一直思考剛才的細節,發現有可疑之處。家榮返回穎妍的家門前,在垃圾房發現驚人的秘密,於是決定要調查穎妍。 家榮第一時間到監獄見耀權,並從他口中知道穎妍的不少資料。子瑜突然收到家榮的來電,要求家榮立即上她的家。他們見面後,子瑜一直等待他開聲約會她,但家榮卻有口難言。子瑜見家榮不知如何開口,便主動問他關於聚餐的事,家榮趁機約會她。 家榮出手偷拍穎妍 家榮從子瑜家中,拿了穎妍家的後備鎖匙,之後偷偷地來到穎妍家,希望找到穎妍收藏錢的地方,但他搜尋了整個家也找不到。家榮想報警,但一想到雜誌社,他又忍住了。 在穎妍的歡送會上,家榮並沒有出現,其他人都覺得很失望。穎妍問起喬柏會否來,子瑜自稱已經與喬柏說了,但他沒有答應。當歡送會完結後,家榮突然出現,他要穎妍一同回公司。穎妍覺得很奇怪,家榮把他偷拍了的影片給她看,穎妍極度驚訝。

第24集

喬柏向穎妍剖白愛意

播出日期:2017-03-08
正森擔心德廣會向警察供出自己,於是致電給穎妍問個究竟;穎妍坦言自己一直都在現場,所以知道德廣沒有供出正森,正森才放下心頭大石。 正森自稱裝修生意完全停止,不知如何是好。穎妍叫他收手,強調如果勉強做下去,警方一定會查到他們頭上,之後兩人都同意離開香港,可是穎妍私下卻怕張克會返港。穎妍去醫院探喬柏,見到他已逐漸康復。子瑜來到,問怕死的喬柏為何如此奮不顧身。喬柏指因穎妍被挾持所以才盡力去救人,穎妍聽到後甜在心頭。 家榮子瑜一起約會 穎妍一直陪在喬柏身邊,直到他康復出院後,也決定要照顧他。子瑜趁穎妍在煮飯的時候,鼓勵喬柏追求穎妍。家榮與同事開會時,與子瑜發生爭執,但子瑜憶起穎妍的話,最終態度軟化,支持家榮。 張妃有自助餐券,想與子瑜一同去吃,但子瑜指張妃要減肥,不准她去,張妃只好把餐券送給家榮。家榮約子瑜吃自助餐,兩人都花盡心思,希望以最好的打扮赴會。 穎妍與喬柏的感情穩步發展,穎妍問喬柏有否想過離開香港,去外國展開新生活,但喬柏坦言自己根本沒有錢,只有退休後才有機會。 喬柏承認愛上穎妍 穎妍突然收到投資者的來電,指他要立即撤走所有資金。穎妍把此事告知家榮與子瑜,二人都感到擔憂。穎妍自稱會嘗試尋找其他投資者,但大家都知道機會極微。穎妍心想,如果她把所有私人錢投放在雜誌社,就不能移民,所以她決定去尋找正森幫忙。 喬柏知道穎妍準備移民後,立即衝上穎妍家問個究竟,穎妍指自己想去外國有一個新開始,但喬柏指她自己一個人去到外國,人生路不熟,諸多不便,但在香港就有很多朋友。喬柏不停追問她,而穎妍也不知如何回答;喬柏最終承認是自己不想她離開,因為自己已愛上了穎妍,穎妍聽後非常感動,指喬柏是繼她死去的丈夫後,第二個真心對她好的。 穎妍威脅正森借錢 家榮等人為尋找新投資者而煩惱,但穎妍決定把自己所有錢投資雜誌社,令大家非常高興。穎妍從環保袋中發現一張SD儲存咭,但不知是誰人的。她發現咭內藏有德廣與智斌的對話,令她非常震驚。 剛巧警察上雜誌社找她問話,之後穎妍回到辦公室,卻發現儲存咭不見了。穎妍立即致電家榮,家榮自稱私自拿走儲存咭,穎妍立即約他到住所解釋。家榮聽了咭中的內容後,想把它拿去廉署舉報,但穎妍卻想把它成為創刊號的頭炮,家榮同意。穎妍立即把咭中內容播給正森聽,並要求他立即借錢。

第23集

德廣派人捉走穎妍

播出日期:2017-03-07
子瑜回到雜誌社,家榮一見她便問起昨晚的事。子瑜指穎妍飲醉後,喬柏送她入房,張妃即問二人是否同房而寢。子瑜指她看不見喬柏睡在客廳,但今早兩人的相處如常。張妃指他們只是扮作無事而已。 子瑜回想今早的事,也覺得二人表現得相當古怪。她又認為喬柏與穎妍十分登對,如果他們在一起,也是值得開心的事。 穎妍自覺不配被愛 喬柏經過車站時見到舞台劇海報,不禁回想起早上與穎妍說的話。原來他們小時候都同時演過這個劇目,所以都對它特別難忘。穎妍見到海報,也想起昨晚與喬柏一起之事,但她卻心想自己不配被愛。 喬柏與紹婷找到張克家的包租婆,但包租婆自稱除了收租外,甚麼都不知道。喬柏下屬在張克家樓下守候,但並無所獲。偉昌的死令德廣極度氣憤,他叫手下四出尋找張克。原來偉昌死前傳了一張照片給德廣,但只拍到下半身。 穎妍突然收到德廣的來電,追問她當偉昌死的時候身在何方,德廣又指起初是穎妍要求殺死張克的,所以這件事一定要她負責。穎妍不知如何是好之際,見到喬柏來到雜誌社,只好立即收線。 求重新調查毒油案 喬柏問穎妍等人關於智斌案件的事,因為偉昌是德廣手下,而德廣與毒油案有關,所以喬柏打算了解當中關係。喬柏在對話中問及樂兒一案,但見穎妍臉色一沉,便停止詢問。喬柏以為自己問起關於樂兒的事,令穎妍感到不快,穎妍坦言自己沒有心理準備。喬柏想藉機邀約穎妍吃飯,但穎妍表示自己很忙,不能離開。 穎妍獨自在家回想德廣的話,翌日在雜誌社開會時,她要求重新調查毒油案。可是由於所有資料盡失,加上其中兩位重要證人已經死了,所以不知道從何查起。不過穎妍認為毒油事件牽涉命案,反而更吸引讀者。穎妍深知這件事很難做,家榮亦有同感;穎妍稱自己還有些資料,希望可以繼續跟進下去。 德廣出手綁架穎妍 家榮偷拍德廣時,子瑜突然出現,自稱要與家榮共同進退,豈料偷拍時卻被德廣的手下發現。雜誌社等人見到家榮一拐一拐,子瑜即解釋家榮是為了救她,才會發生意外。眾人回到雜誌社後,卻發現雜誌社被人搗亂。 喬柏接報來到雜誌社調查,他覺得穎妍的處境很危險,於是自行買了些新門鎖和閉路電視,想到穎妍家更換。當喬柏致電給穎妍的時候,聽到她在呼救,原來穎妍被德廣派人捉走……

第22集

穎妍部署報復大計

播出日期:2017-03-06
喬柏等人落力調查,他們發現劉秋的指紋與樂兒屍體上的指紋不同,而劉秋手上的手表尺寸也不合他手型。喬柏發現手表上所刻的字,並不像名師雕刻的,所以打算從這個線索着手調查。 偉昌認為警察能如此迅速找到劉秋屍體,背後一定有人通風報訊,他向德廣表示要暫時離開香港避風聲;另一方面,張克亦決定離開香港,可惜沒有錢,這時他想到自己手持影片,可與穎妍交易,但又想不起她的電話號碼。 張克指沒有殺樂兒 喬柏把劉秋之死告知穎妍,並稱懷疑是第三個綁匪所為。穎妍感愕然,又不停猜想綁匪是否知道她收黑錢的事。張克致電給穎妍,穎妍二話不說便約他到公司見面。張克坦言要離開香港,所以想要五十萬。穎妍非常憤怒,指張克殺了樂兒,竟還膽敢問她要錢,張克坦言自己沒有殺樂兒,自己離開樂兒時她仍然在生。 張克把手上的影片給穎妍看,並以此勒索她,她看到後非常震驚。張克自稱見過殺樂兒的兇手,並拍下了他的背影。穎妍立即認出兇手與德廣有關,並誓言一定要報仇。 請求德廣殺死張克 德廣找穎妍,要她再從喬柏身上探聽消息。喬柏與紹婷不停尋找提供刻字服務的店舖,果然有所斬獲,令案件有新進展。警員根據手表師父提供的資料,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,致電後卻沒有人接聽,警方亦查到有很多人打去這個號碼。喬柏要求下屬聯絡所有曾致電這號碼的人,詢問他們與綁匪的關係。 德廣突然收到穎妍的來電,指警方知道有第三名綁匪,而且那人也有找過她。穎妍坦言不會放過那人,並要德廣幫忙殺了他,德廣答應。 要求與張克同生共死 德廣命偉昌去殺張克,但偉昌指現在風聲非常緊,根本不適合行動。然而德廣強逼偉昌離開香港前,一定要把第三名綁匪殺死。張克到了貨櫃場,發現勢色不對,立即逃走。 張克逃離後找小紅,並叫她拿錢給自己;豈料小紅不但沒有拿錢,反而拿了很多行李來。小紅自稱知道張克有事,今次離開香港後未必會回來,所以決定跟隨他。小紅更指她早已當自己是張克的女人,不論他去到哪裏都會一起。

第21集

劉秋逃亡時被追殺

播出日期:2017-03-05
喬柏帶警員去到德廣的辦公室,要求德廣回警署協助調查智斌一案,但德廣拒絕,還辱罵喬柏。德廣的律師也指德廣有權拒絕前往警署。喬柏無計可施正想離開的時候,突然指德廣牽涉一宗交通意外,於是依正手續拘捕他。 喬柏拘捕了德廣後,卻不停問與智斌有關的問題,而這些問題,也與德廣的私家車有關。喬柏與眾警員調查過後,發現德廣所給予的資料,皆指明他有不在場證據,而所有證據都相當巧合,恍如早有準備一樣。 張克劉秋再次見面 德廣被囚兩天後離開警署,他怒火中燒表示要報仇。深夜,德廣偷偷潛入穎妍家中,穎妍大吃一驚,德廣立即把報仇計劃告訴她,要她協助。 張克完成拍攝之後,發現其中一名武師竟是劉秋;張克以為劉秋會殺他,便立即逃走。張克知道走投無路,哀求劉秋不要殺他,但劉秋坦言自己從未殺過人,一直都只是說謊而已。 劉秋把當日事發的過程,告知張克。原來二人都不知道當日發生何事,但張克突然想起,樂兒曾經在平板電腦中,刪除了一些影片,張克猜想可能與影片有關,所以打算一同去把影片檔案修復。 穎妍正森秘密會談 穎妍與喬柏一同煮飯,但她其實是依照德廣的吩咐,在密實袋上印上喬柏的指紋,再將之交予德廣。穎妍與正森吃飯,飯後她主動告訴正森,自稱已知道正森的身份。正森強調自己沒有殺死智斌,穎妍知道不是他做的,但她指德廣正要設局害喬柏,如果德廣繼續做下去,她與正森都一定會出事,正森明白穎妍的意思,答應會勸服德廣。 穎妍收到短訊,便上到喬柏家中,原來喬柏等人為她慶祝生日,豈料最後才發現家榮搞錯了日子,但他們仍然如常慶祝。 張克發現劉秋被殺 張克把電腦裏的影片修復後,赫然發現了當中秘密,他們都怕與德廣扯上關係,於是決定離開香港,但劉秋卻被警察發現。喬柏知道劉秋的行蹤已暴露,相信他一定會與第三名綁匪聯絡,只要警方將他們一網打盡,便能破案。 張克把所有錢都交給劉秋,希望他能平安到台灣暫避。劉秋看中了張克的手表,要張克把手表送給他。張克知道有警員正要捉劉秋,便立即通知他,可是之後張克發現劉秋出事……

第20集

張克承認小紅做女友

播出日期:2017-03-04
穎妍的新雜誌社成立,舊同事全部都來幫助她,令她非常高興和感激。穎妍指家榮是雜誌社的負責人,雜誌社的大小事務都是由他處理的。家榮要求各人盡力工作,不要令穎妍失望。 這時,喬柏突然收到短訊,要趕回警署工作。穎妍想知道是否綁架案有進展,但他不便多說。警方放大了疑匪的照片,發現其中一人戴有名貴金表,喬柏即吩咐各人,一定要查出金表下落。另一方面,張克經常覺得新手表時快時慢,非常奇怪。 小紅願與張克同睡 小紅又從大陸過來,並且拿着很多水貨。小紅希望睡在張克房中,張克指如果她想在房睡,他便要睡客廳,但是小紅坦言不介意一起睡,令張克不知如何回答。張克不滿手表經常不準,小紅便帶他去表行修理,正想進入店舖時,小紅才告訴他手表其實是假貨,改帶他去街邊檔口維修。 小紅在街上被人非禮,對方更侮辱小紅貌醜,張克上前保護,並指她是自己女朋友。小紅聽後非常感動,張克自稱已認定小紅是他的女友。雜誌社眾人工作至深夜,家榮決定請所有同事吃晚飯,子瑜卻突然離開,家榮懷疑是自己早前罵了她幾句,導致她不開心,所以感到內疚。 要求穎妍試探口風 手表一事仍未有進展,喬柏等人都感到困難重重。偏偏這時又有新案件,而死者更是智斌,喬柏與紹婷於是前往調查。正森坦言智斌的工作態度較差,但由於自己與智斌不熟,所以不知道他的私人事情。喬柏搜查智斌的房間時,發現房內的電掣有問題。 穎妍造訪喬柏家,見到對方正在看智斌的資料,大感緊張。她借意問喬柏,是否與樂兒的案有關,但喬柏稱只是調查交通意外。 正森相約德廣出來,一見面便問他為何不放過智斌。德廣坦言是智斌要偷錄他的說話。正森希望知道警方得到了甚麼資訊,於是,即叫德廣聯絡穎妍,要她從喬柏身邊探口風。 穎妍偷拍調查資料 德廣要求穎妍為他探口風,但穎妍指自己與喬柏並不熟悉,所以根本做不到。德廣立即出言恐嚇,穎妍無計可施,只能聽從他。 喬柏與紹婷去智斌家中調查,發現他收藏了有關保齡球場的資料。穎妍借意上喬柏家,喬柏正在研究智斌的資料,她趁喬柏在換衫,偷偷把資料拍下來交給德廣。德廣自稱會派人去保齡球場,吩咐穎妍一定要監視喬柏。豈料當大頭B去保齡球場取走智斌的東西時,卻被警察拘捕。

第19集

喬柏助穎妍處理官非

播出日期:2017-03-03
穎妍離職後,希望尋找投資者創辦新雜誌,當她來到朋友公司時,遇見了鄰居鄧太。穎妍想起鄧太能證明耀權是知道有保單的,於是求鄧太出庭作證,但是鄧太拒絕。 正當穎妍想上前追問鄧太時,突然有一把聲音叫停她,原來那人正是喬柏,喬柏指他為了幫助穎妍,已觀看了大廈的閉路電視,知道鄧太當日的遭遇,並強調有方法令鄧太出庭。 喬柏協助穎妍平反 穎妍的朋友願意出資搞雜誌,穎妍及家榮等人都非常高興。子瑜與家榮聽到可以繼續幫助穎妍,便立即辭去報館的工作,可是喬柏聽到後,反而擔心穎妍。 穎妍獨自來到海邊,喬柏也跟着來,並笑言是來保護穎妍的。穎妍擔心新雜誌能否成功,但唯有這樣才可完成前夫的理想,又表示想幫助子瑜與家榮。喬柏坦言鄧太沒有時間上庭幫助穎妍,但他認為可從證人的誠信入手,令法官質疑耀權證供的可信性。喬柏補充道,如果能證明耀權曾用不老實的方式做生意,就能夠動搖控方的指證。 穎妍與喬柏回到家中,穎妍見耀權不在,便把耀權工作夥伴的咭片拍下來,豈料耀權突然回家,更懷疑喬柏與穎妍有染。 要求三百萬贍養費 喬柏想起關溪曾在屋村做過裝修,喬柏即以這個方向跟進。喬柏收到上司徐sir的通知,指耀權正式投訴喬柏。喬柏非常氣憤,剛巧穎妍打來,喬柏便把此事告訴她。 穎妍約耀權見面,耀權坦言願意離婚及撤銷投訴,但穎妍要給他三百萬。穎妍稱自己根本沒有這麼多錢,而且保單上的名,是耀權叫她簽的,與自己完全無關。耀權坦言是穎妍咎由自取。豈料喬柏突然出現,並把耀權說話的過程也拍下來。 張克協助穎妍捉賊 穎妍為了答謝喬柏的幫忙,決定請他吃一頓飯。當穎妍來到喬柏家時,見到他穿上圍裙,變成了一名住家男人。穎妍帶家榮與子瑜去看新單位,家榮表示理應由穎妍作主,但穎妍指以後家榮與子瑜負責新雜誌,而她只是負責收錢。 穎妍把樂兒的東西搬走,子瑜便叫喬柏一同幫忙。喬柏知道穎妍內心難受,於是從旁安慰她。警員找到裝修公司老闆,他一見到關溪的照片便認得他。喬柏與穎妍回雜誌社時,見到樓下有人拍電影。他們以為是明星,但原來只是張克在拍攝。這時張克發現有人偷了穎妍的銀包,他立即追上去。

第18集

穎妍突然遭停職

播出日期:2017-03-02
穎妍返回報館,同事紛紛向她問好。當穎妍走入個人辦公室時,卻見當中空空如也。子瑜懷疑是瑪莉所做的,並指當穎妍不在時,瑪莉已想吞併穎妍的部門。而穎妍第一件事想到是在文件櫃內的偷拍手表,所以她一定要取回所有東西。 另一方面,瑪莉欲打開穎妍的文件櫃取回毒油文件,但被家榮獨力阻止。家榮覺得一定要問准穎妍才能打開文件櫃。這時穎妍出現,指有新的資料加入文章,很快便會刊登。 喬柏出現阻止耀權 家榮與子瑜把這幾天瑪莉所做的事都告知穎妍,穎妍得知他們支持自己,感激不已。穎妍獨自在酒吧飲悶酒,豈料遇上耀權,他希望二人的關係能重新開始。當穎妍離開酒吧時,耀權尾隨在後,並想強姦她,幸好喬柏出現把耀權制服。 穎妍坦言不想回家,便去喬柏家中休息。穎妍雖然在喬柏家中,但仍然想念樂兒。穎妍睡不着,見到喬柏正在煮東西給子瑜,便覺得他非常細心。眾人一起吃夜宵時,喬柏一直講起他如何照顧子瑜,令穎妍觸景傷情,又哭了起來。穎妍問喬柏有關調查進度,喬柏把部分線索告訴穎妍,反令穎妍非常苦惱。 張克成為明星替身 之華進入穎妍的辦公室,查問有關毒油文章是否能刊登。穎妍即指文章已經完成,但她打開文件時,卻發現電腦中了電腦病毒,所有文章都開不到。之華即問有沒有存底,穎妍指只有一個檔案,之華立即叫家榮來維修,可是家榮指這種病毒很厲害,難以對付。 張克成為明星的替身後,生活愈來愈好。而且他在電影中的演出得到不同導演的一致讚賞。張克接張妃出院回家,她見到全屋都是明星的貼圖,便問張克喜歡上這個明星,張克坦言所有的明星照片,都是張克代拍的,又把成為替身一事,告知張妃。兄妹二人幻想將來會有更好的日子,不用再過貧窮的生活。 穎妍被指冒簽保單 家榮等人正在為新題目而煩惱,豈料突然有警察找穎妍,並指她冒簽保單,要立即帶她離開。穎妍離開警署時見到喬柏,穎妍即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他,談到當年為耀權簽下保單的情況,後來甚至為他供款,但沒想到耀權竟會反過來控告自己冒簽,喬柏聽後大表同情,但卻不知如何是好。 穎妍收到之華的通知,要求她停薪留職,穎妍坦言這件事與報館無關,只是她的家事。不過之華指作為記者,最重要是公信力,現在她被告欺詐是報館的死穴。

第17集

喬柏向穎妍透露噩耗

播出日期:2017-03-01
穎妍回家發現樂兒的證件仍在家中,證明她沒有離開香港;突然門鐘響起,穎妍開門時卻見到喬柏與眾警員。穎妍最初猜想是樂兒報警,指控她所做的壞事,可是喬柏卻問她最後見到樂兒的時間。喬柏把樂兒的事告訴穎妍,穎妍聽後不能接受事實,更激動暈倒。 子瑜與家榮來到醫院探穎妍,喬柏指她只是傷心過度,但他趁機詢問穎妍家的事。家榮指樂兒是穎妍的精神支柱,而耀權是樂兒後父,兩人的關係非常差。 正森被邀錄取口供 喬柏等到穎妍冷靜下來後,便開始向穎妍錄口供。穎妍坦言應該早些報警,但因自己曾收到正森的來電,所以遲了報警。正森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知警方,並指綁匪操大陸口音,他們原本要求六百萬,最後更增加到一千萬,正森坦言自己根本沒有這麼多錢。 張克得知樂兒出事後,一心想是劉秋所為的,所以決定離家出走。可是當他想取回十五萬離家時,便發現張妃已把金錢交還給警方;張克知道後非常氣憤。這時警員上門找張克,要求他講出為何會有十五萬,張克一時不知如何解釋,幸好小紅出手替他解圍,令張克非常感謝。 事後,小紅表示知道張克的錢是不見得光的,所以只好幫助他。小紅見到張克執拾了背囊,認為他想出走。張克此刻覺得小紅是個好女人,並決定不離開香港。 發現穎妍神情呆滯 穎妍錄完口供後,正想離開時見到耀權。耀權直言一切是穎妍做成,子瑜與家榮聽後都極為不滿。喬柏載穎妍回家,但發現穎妍神情呆滯。 瑪莉見到家榮等人整理穎妍的辦公室,以為穎妍會辭職,但家榮指她會錯意。瑪莉指家榮對她的態度惡劣,坦言如果由她接手穎妍的工作,一定會趕走家榮。穎妍經常失眠,於是去尋找心理醫生治療,但她每次回到家中,仍然會情緒低落。 喬柏全力調查案件 喬柏因為穎妍一案而回想兄嫂身亡之事。子瑜坦言現在每次見到穎妍,自己都非常傷心,所以她希望喬柏盡快破案,但喬柏坦言破案並不容易。喬柏的下屬盡力調查此案,而且把案發現場還原,喬柏了解到案發過程後,不其然也感到心寒。 張克害怕被人跟蹤,更怕被劉秋找到,所以每次出街時都非常小心。張克去醫院探張妃,心裏卻掛住小紅。穎妍夢見前夫,前夫直指穎妍是罪人,令她非常傷心。

第16集

樂兒策劃假綁架

播出日期:2017-02-28
正森致電穎妍,指收到綁匪的電話說綁架了自己的女兒,但美琪已回家中,即表示綁匪把樂兒當作是美琪。穎妍聽到後極度震驚,希望報警,但正森主張穎妍交贖金。 清早,劉秋與關溪說要離開一段時間,把樂兒交在張克手上。張克不知如何是好,二人叫他只要看守着樂兒便可。廢校內只剩下樂兒與張克,張克對樂兒態度極好,並指自己只是逼於無奈;樂兒見到張克本性善良,也對他放下戒心。 樂兒張克欺騙穎妍 樂兒於張克不在時,偶然發現到穎妍的秘密,極度憤怒。她突然心生一計,提出與張克合作假扮綁架。穎妍在各銀行提款,急想救回女兒,豈料她突然收到張克的來電,要求四百萬現金,並聲稱知道穎妍作過甚麼壞事。穎妍感到十分奇怪,但仍照着張克的話去做。 張克知道穎妍是樂兒之母後,覺得事有不妥,而且良心受責,但樂兒把自己的身世告知張克,更指事情完結後大家當作互不相識。張克自稱不能拿定主意,只好等待好友回來,但樂兒指如果他們知道她不是正森女兒,一定會被殺。 劉秋誓言殺死樂兒 穎妍回到家中,一直回想着剛才的電話內容,她發現張克背後的聲音正是樂兒,所以懷疑樂兒與朋友扮作綁架。耀權回來,穎妍一見到他便責罵他,為何把不用還錢的事告知樂兒。耀權強調會設法阻止穎妍移民,穎妍聽後怒不可遏。穎妍心想為何耀權會知道樂兒的行蹤,終發現耀權手提電話內的秘密。 關溪安排拿取贖金後的行程,劉秋認為成事後一定要殺了樂兒。關溪坦言不想殺人,並希望想辦法說服樂兒。可是劉秋指縱然樂兒認不出二人,但張克沒有化妝,萬一張克被捉,也會令其餘兩人曝光。劉秋覺得贖金太少,於是致電正森要求更多贖金,豈料正森反打賭劉秋不敢撕票。 穎妍求助正森不果 穎妍根據手提電話的程式,來到叢林中四周搜索。張克在垃圾房,一直等不到穎妍,他想致電給樂兒,但樂兒卻沒有聽電話,於是他只好回到廢屋。一名警員來到廢校調查,發現有事發生,立即通知喬柏。 穎妍去正森家,想與正森討論下一步行動,正森指自己一時之間,不能籌到這麼多錢,穎妍卻若有所思。穎妍以為樂兒已回家,但她回到家後卻不見樂兒;這時門鐘突然響起。

第15集

劉關張綁架樂兒

播出日期:2017-02-27
穎妍吩咐樂兒把手表送給美琪,繼而轉交給正森。但美琪見到手表後,便指他父親不喜歡帶表,並把手表還給樂兒。 另一方面,耀權得知穎妍即將移民後,決定與她一拍兩散。他一見到樂兒後,便自稱會一同移民去外國,他又聲稱與穎妍已經重修舊好,連早前的四十萬欠款都不需要還。樂兒聽到後非常驚訝,即致電穎妍問個究竟。穎妍指耀權只想破壞母女關係,但承認不用耀權還錢,樂兒聽後即怒火中燒。 穎妍擔心樂兒出事 美琪見樂兒不開心,便邀請她與其朋友狂歡解憂,美琪的朋友更教樂兒吸大麻。樂兒吸了一口感到不適,美琪便安排她到房間休息。穎妍開完會後致電給樂兒,但沒法聯絡上,轉而致電給美琪,但由美琪的朋友接聽,穎妍怕樂兒出事,即趕去正森豪宅。 張克與劉秋等人準備好爆竊,但張克見到他們塗黑自己的臉,不明所以。喬柏繼續詢問豪宅附近的菲傭,看看她們有否見過疑犯模樣,但她們都表示沒有見過。正森回到家見到美琪房門未關,正想上前關門之際,門鐘突然響起。正森去開門,發現原來是智斌與德廣。 張克三人來到豪宅前,確定了地址後,即想行動,豈料卻見到穎妍。穎妍記起樂兒說正森家門外有名設計師的簽名,幾經辛苦終於找到該幢豪宅。 樂兒遇上張克偷竊 喬柏與眾警員到豪宅區巡視,突然見到垃圾房有大火,即看個究竟。這時張克等人亦見到大火;張克擔心有大量消防員及警員到來,提議先取消行動,但劉秋與關溪卻想趁火打劫。 張克等人偷偷來到正森大宅,而且第一時間找到夾萬。關溪打不開夾萬,所以他們想整個夾萬搬走。他們三人去到客廳,豈料突然燈亮了,三人更發現樂兒。樂兒大驚,想離開大宅,但被劉秋打暈。張克等人不知如何是好,最後決定把樂兒捉走。 張克等人綁架樂兒 張克三人用盡方法打開夾萬後,發現只有很少錢。劉秋見到樂兒欲殺了她,但被張克阻止。他提議既然夾萬內錢少,不如綁架樂兒。劉秋打電話給正森,指他的女兒被綁架,並要準備六百萬。正森見美琪未返,隨即擔心起來,豈料美琪回家,便放下心頭大石。美琪指樂兒剛才在大宅中,可能綁匪所捉的人正是樂兒。 張克回到家中,見到小紅與張妃,便對她們說在街上執到金錢,並把錢交給張妃,要她去做手術。穎妍直到深夜仍未找到樂兒,這時她收到正森電話,指樂兒被綁架,穎妍嚇得六神無主。

第14集

劉克、關溪慫恿張克犯案

播出日期:2017-02-26
穎妍回來後,發現耀權拿着她收起來的錢,並問她錢從何來。穎妍訛稱這些錢是前夫留給她的,並要求取回這些錢,因為是給樂兒去外國讀書的。可是耀權不肯,更指樂兒報假案指控他非禮,要樂兒撤控訴後才把錢還給穎妍,穎妍不知如何是好。 穎妍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只為工作,而沒有好好地關心樂兒,所以非常自責。穎妍打算安排樂兒先去外國,然後自己辭職,再立即過去與她會合。 照片發現可疑人物 喬柏與眾警員在調查扑頭黨案件時,發現了一個可疑人物,但原來那人是大學教授。豈料,他們在教授的照片內發現了真正的可疑人士。 張克見到關溪及劉秋來大排擋,即上前問到來的原因。他們坦言上次行事時沒有收穫,今次特別來看個明白,看看老闆有否拿錢離開。張克希望之後犯案都不要預他,因為自從上次之後,張克有數天睡不着。張克與張妃二人集思,想把小紅趕走,他們打算刻意激怒小紅,令她自動離開。 穎妍懷疑金錢來源 之華想知道毒油漆的報道何時完成,穎妍指一個月後便能刊登,之華聽到後非常高興,還承諾會留下頭版給穎妍,但其實穎妍正忙於一個月後移民去外國的事。穎妍從樂兒口中得知正森本人非常有錢,更擁有一間豪宅。穎妍覺得奇怪,開始懷疑他的錢從何來。 智斌如常在度假屋見接頭人陳華,但開門的是偉昌,原來德廣也在其中。德廣坦言之前安排的工程,已差不多完成,他希望智斌下一輪批出更多工程給自己的公司。可是智斌一聽到便覺得有問題,提出這樣做會被人懷疑,德廣指他的油漆貨未清,所以智斌一定要聽他的說話做。 劉秋計劃豪宅偷錢 穎妍見正森時借意問他住豪宅的事,正森指豪宅不是他的,而是屬於他的姐姐的。喬柏約了穎妍晚餐,希望答謝她一直照顧子瑜,豈料耀權突然在餐廳出現,並且大吵大鬧,穎妍覺得不好意思,只好離開。喬柏來到餐廳見不到穎妍,子瑜便把剛才的事告訴他,喬柏見到侍應身上的物件,即想起與案件有關,也趕着離開,只剩下子瑜一人。 張克回到家中,見到劉秋與關溪都在,覺得很意外。張克把張妃要做手術的事告訴他們,他們即計劃入豪宅偷竊。

第13集

穎妍勒索德廣四百萬

播出日期:2017-02-25
穎妍在迷你倉樓下靜靜地等待着,這時她見到德廣從大樓下來;同事致電穎妍,指已查出車主的背景,穎妍即懷疑賄款便是存放在迷你倉內。穎妍與樂兒吃午飯時,穎妍只專心思考德廣的事,樂兒指耀權不停在騷擾她,令她非常害怕。穎妍隨即提議與樂兒一同移民去外國,樂兒聽罷非常高興。 穎妍往見德廣,向他表明記者身份,並拿出她拍到的照片給德廣看,德廣指單憑她拍到的照片,不足以證明他犯罪。可是穎妍強調自己有能力寫出一篇報道,令警方及廉署對他展開調查,屆時德廣所有生意都會大受牽連。穎妍隨後開門見山坦言要四百萬,德廣笑稱喜歡貪心的人,決定與穎妍交易。 穎妍要求取回資料 穎妍問家榮調查毒油的進度,家榮自稱派了大學學弟去訪問智斌,並放了一隻偷拍錶在智斌的辦公室,希望拍到幕後黑手。穎妍聽到後非常緊張,即叫家榮把毒油案的所有資料都交給她,並詭稱事情多一個人知道,對調查亦甚有影響,家榮信以為真。 穎妍藉約正森吃午餐為由,再借意去洗手間,偷偷進入智斌的辦公室尋找偷拍手錶,豈料竟被正森發現。兩人吃飯時,正森若有所思,穎妍見他悶悶不樂,便問個究竟,正森即問穎妍是否正調查智斌。穎妍反問他提問的原由,正森即把個人看法娓娓道來。 拍下穎妍交易過程 穎妍回到公司,家榮便把所有調查資料都交給穎妍,並強調有關資料沒有備份,希望穎妍要小心處理。同一時間,穎妍從之華口中,發現德廣是黑幫話事人,內心突然非常害怕。 到達約定交易的時候,穎妍在德廣辦公室樓下等待德廣。豈料突然偉昌衝上穎妍的汽車,並指示她到另一個地方,萬分恐懼的穎妍別無選擇。她見到德廣後,以為德廣想殺掉她,但原來對方只想給一個下馬威。德廣表示整個交易過程都已拍攝下來,以後穎妍都要聽他的話。 耀權發現穎妍藏款 關溪回到廢校途中,見到警員不停盤問南亞人,他把此事告知劉秋,劉秋顯得非常高興。關溪又擔心警員會搜查廢校,揭發他們的罪行,所以提議回鄉下暫避,劉秋卻不想離開,還有意策劃更大的案件。 張克在大排檔工作,可是由於老闆遲遲未出糧,令其生活陷入困境。劉秋與關溪聽到後,即時怒不可遏,並聲稱要去大排檔偷錢,起初張克不肯,但被劉秋二人說服了。穎妍本欲把所有賄款存入銀行,最後她只存了一半,另一半放在家;豈料這筆款項被耀權發現……

第12集

家榮發現智斌秘密

播出日期:2017-02-24
子瑜的專題終獲刊登,不但子瑜,連家榮都非常高興,他還把專題剪下來收藏。這時穎妍追着之華出辦公室,之華指吸毒報道牽連報章生意,如果得罪富豪的話,報章的廣告就會大減。 喬柏從新聞中,知道吸毒案一事,子瑜邊看新聞,邊覺得自豪,因為是自己全權負責這件事。喬柏看了新聞後,指警方根本不能對這事做甚麼,子瑜便說記者卻能繼續發掘真相。喬柏覺得穎妍對子瑜非常好,故希望請她吃飯道謝。 樂兒要求搬離耀權 穎妍回到家時,發現門鎖被換,未幾耀權把門打開,穎妍便即時罵他,但耀權指這是他的家,當然有權換鎖。樂兒想報警,但耀權已快她一步報了警。樂兒怒指不想再與耀權同住,要求與穎妍立即搬走,可是穎妍深知自己沒有錢,只好繼續住在樂兒房。樂兒極度不滿,決定搬去同學家中暫住。 喬柏帶領手下負責超級富豪五叔的案件,發現在五叔家附近的一間廢校內發現了不尋常痕跡,懷疑有綁匪準備綁架五叔。 發現智斌房間秘密 張氏一家去飲茶時,小紅拿了很多點心回來,淑霞以為小紅特別物色張克喜歡吃的點心,因此覺得小紅對張克非常好。張克為免尷尬,便叫張妃把點心吃光。半夜,淑霞對張克說小紅是個好女孩,而且張克年紀不小了,大力推介小紅是理想對象。這時小紅剛從睡房出來,張克便刻意大聲說她醜,小紅聽到後非常傷心。 家榮出發去台灣前,打算把膠樽交給張妃,但他一見到張妃拿着的水箱,便聯想起智斌。家榮去到度假屋,找到智斌經常租住的單位,終於發現這個地方的秘密。之後家榮即追問隔壁單位的租客,再被他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。 家榮查出驚人資料 喬柏在五叔公司樓下,發現大頭B的行蹤,便立即追上前,最終卻沒有成功尋獲他。喬柏把他見到大頭B的事告知黃Sir及紹婷,又提起五叔懷疑有人想綁架他,而大頭B在五叔公司徘徊,故可能兩件事有關連。 穎妍從瑪莉口中得知,家榮每天不工作只在飲咖啡,穎妍半信半疑,決定看個究竟,原來家榮每天都留在負責裝修的公司附近,穎妍心知他仍在調查這件事。穎妍去到裝修公司樓下不見家榮,豈料突然有很多警察衝出來,並制服了一班賊人。 家榮回到報館即把他查到的事告訴穎妍,這時之華進入辦公室,一看到家榮立即大讚他。

第11集

張克重遇同鄉小紅

播出日期:2017-02-23
喬柏為慶祝復職,特別買了新西裝上班,子瑜又為他求了平安符,祈求工作順利。喬柏表示不再需要上前線,而是在冷氣房內指揮手下工作。子瑜不明所以,喬柏指黃Sir曾答應他只要他立了大功便會升職,屆時便不用做危險工作。 喬柏穿了西裝回警署,眾同事見到他,預料他一定升職。喬柏會見黃Sir,黃Sir即叫他調查毒品案,可是整段對話,黃Sir都沒有提及升職一事。喬柏覺得奇怪,便開口詢問,怎料黃Sir即時大發雷霆,怒指責喬柏沒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德廣指使放火,而法庭已判他無罪,喬柏聽罷大感驚訝。 喬柏勸天拿水倒戈 喬柏為了升職,計劃勸服天拿水轉作污點證人,但是天拿水對德廣有情有義,而且性格倔強,實在不容易。當天拿水見到喬柏後,即指罵喬柏出賣德廣,必定不得好死。 喬柏自稱是臥底,這次來是給予天拿水一個翻身機會,天拿水二話不說便要離開,但喬柏突然補充,指如果天拿水合作,可安排他往其他監倉,還坦言聽到坊間傳聞,指德廣要殺死天拿水…… 誤會小紅販賣毒品 張克與張妃的生活情況愈來愈差,有兩星期沒有給家用,所以二人的母親鄭淑霞主動來港探望他們。張妃得知後,即指其同鄉肖小紅應會一起同來,張克一聽到小紅的名字,立即非常害怕,張妃問兄長是否怕她來逼婚,張克卻不知從何說起。 小紅與淑霞剛到香港,即被紹婷等人拘捕,兩人一頭霧水。原來紹婷誤會二人販毒,幸好水落石出。兩人來到張克家後,淑霞即對張克的住所意見多多。張克不想見小紅,便要她們離開,可是小紅坦言要住在張克家。小紅自稱會按時交租,但仍遭張克拒絕,豈料淑霞卻代為答應,還收下小紅的租金。 獨自調查更被追殺 子瑜找到新聞題材,穎妍着家榮與她一同調查,可是家榮指自己仍在調查油漆一案,令穎妍非常苦惱。 子瑜獨自去查吸毒案,而家榮則去調查智斌。家榮見到智斌來到度假屋後,卻獨自上山,便立即通知穎妍,但反被穎妍責罵。穎妍指子瑜獨自去查毒品案非常危險,家榮即去會合子瑜。那邊廂,子瑜被吸毒者發現,隨即被追殺……

第10集

喬柏被逼拘捕德廣歸案

播出日期:2017-02-22
穎妍為了樂兒赴英的學費而苦惱。她回到公司見到家榮留下的文章,突然想起智斌的話,於是不停尋找智斌的名片,但遍尋不獲,豈料智斌突然來電。智斌在車上交了一個生果藍給穎妍,並指這個生果籃非比尋常,穎妍即意會到生果籃內藏了錢。穎妍在無計可施下收下生果籃,並答應不會刊登報道。 樂兒回到家中,見穎妍正在處理冬天衣服,樂兒不明所以,穎妍指衣服都是給她去英國穿的,樂兒聽罷非常高興。穎妍清楚自己犯了法,更違背對前夫的誓言,但為了樂兒,只得向現實低頭。 要求喬柏再次減價 魚蛋佬見到喬柏,直指他的裝修費不是最低,要求再減一半,喬柏坦言減無可減。德廣聞言後,決定放火燒毀魚蛋檔。喬柏錄了德廣的說話並通知黃Sir,請他帶同手足拘捕德廣。黃Sir覺得喬柏自作主張,把事搞亂,但紹婷卻指無論如何都要協助喬柏。 喬柏帶德廣等人去酒吧,豈料Lo sir突然出現,他一見到喬柏,便衝上前指他是喬柏的前上司,德廣聽到後,立刻知道喬柏的身分,並開始大打出手。眾警員以為有大行動,但紹婷指只是循例公事。 子瑜知道臥底真相 喬柏回到警署後即被黃Sir大罵,他原本想指控德廣販賣軍火,但現在未必能控告他。子瑜知道喬柏做臥底後非常替他擔心,但喬柏坦言已把案件終結,現在等升職加薪。 子瑜想知道多些關於壟斷大廈裝修的事,起初喬柏都不肯說,但當子瑜再次求他時,喬柏便透露了少許口風。喬柏說完後,即把蘇敏的東西全部扔掉。他指蘇敏竟然為了生意,主動親近Lo sir,還打算乘機出軌。喬柏稱一定要與蘇敏分手,豈料他收到蘇敏的短訊,表示與喬柏分手。 發現子瑜協助穎妍 瑪莉追問子瑜可有新報道,但子瑜沒有回應,可是不久子瑜竟把自己的報道交給穎妍,還自怨無論她交甚麼稿件,瑪莉都會拒絕,所以寧願交給穎妍。穎妍非常感激,豈料這事被瑪莉看見。 家榮見到穎妍坐正森的私家車回公司,即推測到穎妍為何要暫停刊登報聞。家榮指一個月的時限快到,如果屆時沒有爆炸性新聞,二人會被炒。穎妍終想到一個方法,既可保住家榮的工作,亦可令之華知道大家的實力。
迷 Destination Nowhere 穎妍追查毒油漆黑幕

第9集

穎妍追查毒油漆黑幕

播出日期:2017-02-21
喬柏拿着西瓜刀進入魚蛋店,而坐在車內的德廣手下黃偉昌則靜靜地等待。喬柏不想斬人,但又要執行德廣的命令,兩難之際想出了權宜之計。喬柏回到公司後立即把魚蛋佬的裝修款項上期交給德廣,並指一切大功告成。 天拿水問喬柏如何行事,喬柏道出過程及原因,德廣聽後非常欣賞。家榮為了調查油漆的事,竟被警察拘捕,穎妍來到警署保釋他,並了解整個被捕過程。穎妍到後巷尋找家榮提及的油漆,而背後卻有神秘人跟蹤。 發現蘇敏意圖出軌 喬柏隨德廣等人到野戰場試氣槍,火力非常強大,與真槍無異。喬柏想知道槍支從哪裏得來,但偉昌卻不回答他。德廣試槍後非常喜歡,喬柏從旁觀看卻覺得這些槍有古怪。 喬柏發現Lo sir帶着蘇敏及一眾警員來野戰場,經場主互相介紹後,德廣決定與警員來一場友誼賽,但喬柏一直只顧看蘇敏與Lo sir的親密行為。比賽時喬柏一直追着Lo sir開槍,彷彿把他當作仇人一樣。比賽後德廣等人都非常欣賞喬柏的行為。德廣問起隨身硬碟的事,偉昌指隨身硬碟已經銷毀,不會再有後顧之憂,但喬柏卻非常失望。 喬柏回到家中,見到蘇敏在家,即醋意大發。蘇敏聲稱為了生意,剛才去了與Lo sir打野外槍戰,而且打得非常辛苦。她又提起剛才其中一名玩家好像喬柏,並一直追着Lo sir來攻擊,喬柏否認。子瑜在一旁聽着,不斷暗笑。 穎妍調查毒油真相 穎妍放工回家,見到耀權買了蛋糕,心知他必有所求;耀權坦言今次要四十萬,穎妍拒絕,並強調不會再借錢給他。 家榮查出屋邨大廈的油漆有問題,同一時間,穎妍收到讀者來信,知道建築商有可疑。穎妍指如果能夠查出政府與建築商私下勾結,進行偷工減料工程,便會是爆炸性新聞。穎妍為了知道房建署的內部運作,計劃找正森訪問。 要求穎妍放棄報道 子瑜收到通知指張妃入了醫院,她去到醫院後,卻發現張妃不停吃朱古力。子瑜見狀立即上前阻止,但張妃稱是醫生建議她吃的;原來張妃為了減肥而絕食,豈料因血糖過低而暈倒。張妃坦言因為家榮說過,如她身形瘦一點的話,便會非常好看。 喬柏對黃Sir報告,指德廣已經沒有做軍火生意,加上隨身硬碟已毀,所以他希望取消行動,回復警員身分,可是,黃Sir自稱查了此案兩年,絕不能放棄入罪機會,因此要喬柏繼續留在德廣身邊,直到能拘捕德廣為止。 地盤工程監督馬智斌主動接觸穎妍,問穎妍是否偷了油漆化驗;他又自稱是剛剛才知道油漆有問題,但穎妍並不相信他。

選集
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突然向穎妍求婚
    第28集
    喬柏突然向穎妍求婚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暗地調查穎妍
    第27集
    喬柏暗地調查穎妍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家榮遇上致命意外
    第26集
    家榮遇上致命意外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家榮對穎妍起疑心
    第25集
    家榮對穎妍起疑心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向穎妍剖白愛意
    第24集
    喬柏向穎妍剖白愛意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德廣派人捉走穎妍
    第23集
    德廣派人捉走穎妍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穎妍部署報復大計
    第22集
    穎妍部署報復大計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劉秋逃亡時被追殺
    第21集
    劉秋逃亡時被追殺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張克承認小紅做女友
    第20集
    張克承認小紅做女友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助穎妍處理官非
    第19集
    喬柏助穎妍處理官非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穎妍突然遭停職
    第18集
    穎妍突然遭停職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向穎妍透露噩耗
    第17集
    喬柏向穎妍透露噩耗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樂兒策劃假綁架
    第16集
    樂兒策劃假綁架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劉關張綁架樂兒
    第15集
    劉關張綁架樂兒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劉克、關溪慫恿張克犯案
    第14集
    劉克、關溪慫恿張克犯案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穎妍勒索德廣四百萬
    第13集
    穎妍勒索德廣四百萬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家榮發現智斌秘密
    第12集
    家榮發現智斌秘密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張克重遇同鄉小紅
    第11集
    張克重遇同鄉小紅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喬柏被逼拘捕德廣歸案
    第10集
    喬柏被逼拘捕德廣歸案
  • 迷 Destination Nowhere 穎妍追查毒油漆黑幕
    第9集
    穎妍追查毒油漆黑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