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vb.com

 
 
   
tvb.com
 
 
金枝慾孽 (myTV精選)
鄧萃雯 飾 鈕鈷祿‧如玥
角色資料
性別:女
職業:貴妃

性格
成熟冷艷,聰穎過人,深得皇上歡心,在後宮的風頭一時無兩。做事深謀遠慮、好勝不屈、有野心,一心向上爬,為取代皇后寶座,不擇手段。

持勢凌人,氣燄逼人,令人吃不消。自知樹大招風,即使被內宮流傳是生性暴戾之人,嗜殺宮女成辟,如妃依然我行我素。熟悉後宮鬥爭的遊戲規則,完全玩弄於股掌之中。重母女親情,為了親生骨肉,不捨犧牲一切。

背景
生於乾隆五十二年(1787),父為主事善慶。嘉慶初年奉召入宮即成如貴人。如玥比嘉慶少廿七年,但成熟的思想、出眾的外貌,令喜慶為之神往,於嘉慶十年晉升為如嬪,進駐壽安宮。數年後晉封為如妃,成後宮中最得意的寵妃,風頭之盛正正威脅著皇后。

後來,如妃懷了龍種,但接受過皇后祝賀後,胎兒竟無顧死於腹中。依據御醫──孫清華的診斷,胎死是因如妃體虛所致,但如妃卻深信是被皇后所謀害,對之痛恨之餘,更認定清華是皇后之人,以後不再信任。自始如妃對皇后表面相敬如賓,實際已勢成水火。對後宮的態度也變得氣燄凌人、狠辣難纏,其目的不外乎是向皇后示威,令眾攝服於一己之下,以鞏固其地位,以便進一步向上爬,奪去皇后之位。

遭遇
戲開出時,如妃正值妊娠之期,一方面要提防皇后的謀害,另一方面又要小心其他妃嬪乘時而起。而皇上在這段期間,竟選了陳妃作伴,更準備將之冊封。此舉惹來如妃的妒意,暗設圈套,令陳妃蒙冤被處死。後宮上下竊竊議論是如妃所為,如妃乍作不聞、不置可否的態度,無形中令後宮彌漫著一片黑色恐佈,眾人對如妃更是既敬且畏。

三年一屆的秀女選拔又開始,新秀女入宮,對如妃的地位不無威脅。如妃臨盆在即,可做的有限,剛巧秀女玉瑩(華貴人)因不諳禁宮規矩而違規,這正好給如妃一個機會向眾秀女先行一個下馬威。而玉瑩的美貌亦令如妃意識到競敵已出現……

如妃未及對付玉瑩,腹中的龍種竟又告不穩。所謂前車可鑑,如妃唯恐皇后乘人之危,再次毒害胎兒,在御醫──孫白颺的協助下,將病情隱瞞。白颺臨危受命,為了保住龍胎,不惜冒險以催生之法將未足月的胎兒從如妃腹中取出。最終如妃所誕下只是小格格,但能母女平安,如妃已是鬆一口氣,對白颺更視作心腹。

就在如妃休養期間,秀女間已鬥得難分難解。正如如妃所料,玉瑩的美貌的確令她成為秀女間的一支獨秀,其美艷的聲名亦逐漸流傳到皇上耳中。
憑著女性直覺,如妃感到皇上已對玉瑩起心,遂暗地找來白颺偽做來紅之期,令玉瑩即使被皇上傳召,也無法侍寢。然而,如妃的詭計卻被安茜巧妙地一一拆解,玉瑩終得受皇上寵幸,因外表華麗俊美,被晉升為「華貴人」。事實上,華貴人乃皇后用以抗衡如妃勢力的棋子。皇后再度沾手後宮鬥爭,如妃又要面對一場後宮角力了。

時如妃的近身──寶嬋竟私下與侍衛陳爽搭上關係,更珠胎暗結,如妃首當其衝被牽連。事件正好讓皇后藉辭一挫如妃銳氣,如妃無從還擊,雖罪不至死,但在後宮的地位已遜於昨日。

可惜禍不單行,如妃正密謀翻身之際,芷蘭竟被發現淹死於壽安宮內的荷花池。壽安宮乃如妃寢宮,而芷蘭乃華貴人的婢女,兇手的茅頭直指向如妃。時皇上剛往木蘭打獵,不在京城,皇后見此乃除去如妃的好時機,即快刀審理。如妃慘被定罪,貶回貴人,打入冷宮,小格格被皇后帶走,母女分離。如妃的風光已是一去不復再。

如妃被貶之哀痛,遠不及要她與小格格骨肉分離。如妃遂將掛念之情抒發成詩,此行徑就被當夜巡宮的侍衛──孔武看在眼內,因而誤會如妃就是絹帕上詩句的作者。為了求證,孔武不惜主動接觸如妃,後來為解如妃掛念之苦,孔武冒險安排如妃與小格格來見面,令世態炎涼的內宮下,如妃終嚐到一點點人間溫暖。

如妃好勝不屈,當然不甘坐以待斃,含冤過餘生。芷蘭之死顯然另有內情,遂靜靜地起革命,委托孔武追查。在宮中,皇后的爪牙密佈,要將證據直接呈上給皇上非易事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時天理教的勢力已擴張至京城,加上皇上回京在即,如妃認為時勢做英雄,著孔武日夜留守主要城門。如如妃所料,皇上的馭轎剛進入順貞門,即被狂徒行刺(史稱「陳德刺殺案」)。孔武乘時護駕,立下大功,被提升為御前侍衛三品,深得皇上賞識。

芷蘭一案,終得皇上重新審理,真相大白。華貴人被貶回嬪;皇后因判案草率,誤害忠妃,亦遭懲罰。如妃得到平反,重獲妃號,吐氣揚眉。

當後宮鬥爭似已回歸平靜,如妃仍不敢鬆懈,因她熟悉皇后性情,是次受挫,皇后勢必狠狠還擊。此時,淳貴人病臥日久,引來宮中小人非議。如妃經歷過冷宮的日子,體會到人間有情的重要,親赴探望,揭發淳貴人有孕之事,著緊非常。如妃曾是過來人,唯恐皇后會重施故技,謀害淳貴人之胎兒,遂為淳貴人另覓宮中隱閉處讓安胎。經此一事,眾人才了解到原來如妃一直活在皇后陰影底下,不禁同情。

另一邊廂,華貴人為求翻身,私下勾引白颺,令自己懷有六甲,以冒充龍種,得以重拾妃號。時如妃與孔武因淳貴人之事常有往來,華貴人正虎視眈眈,睇淬機會,藉辭誣諂二人有染,好將如妃定下死罪,徹底剷除。

後宮出奇地風平浪靜,淳貴人待在福貴人處安胎多時,竟奇跡地未被察覺,一切順利得令人有點不安。如妃覺得越是平靜,越感到會有要事發生,隨著淳貴人快要臨盆,如妃更加快步伐,安排送淳貴人出宮,以保安全。

就在護送淳貴人出宮當晚,竟發生「癸酉事件」。離宮多年的陳爽率領天理教教徒直闖禁宮,如妃一直保護淳貴人到最後。其實混亂間,如妃是有機會逃走,離開這個冰冷無情的後宮,但如妃始終心繫皇上,甘願留守宮中過其餘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