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vb.com

 
 
tvb.com
 
 
天與地
第29集 - 雪薇發現 丈夫失明
播出日期: 2012.01.01 (日)
 
兆泉在立法會外絕食多時,卻未能吸引大批傳媒關注工會所辦的工運;兆泉打算將工會辦事處解散,Alfred與Jean均依依不捨。梓恩所努力的Rock Fest’因流感來襲而告吹,只好親自將壞消息通知各樂手,眾人將Dr.Dylan的行蹤告訴梓恩。耀彬自在停車場逃走後,便躲在廉價賓館之內;耀彬仍未放下對佩玲的感情,更常常致電找她,可惜佩玲早已更換了號碼…

梓恩改變 得到原諒

天叔到金融公司找俊雄,向他提議直接找黑社會對付以朗,俊雄拒絕。Dr.Dylan腳傷住院,梓恩前往探望;Dr.Dylan看到梓恩的改變後大感欣慰,而梓恩亦明白他已原諒了自己。梓恩被Dr.Dylan的一番說話影響下,決心化解以朗、俊雄與振軒三人的矛盾;俊雄到達酒吧後看見以朗與振軒亦在場,即猜出是梓恩邀約大家;梓恩鼓起勇氣,向三人說出心底話…

卓桐得悉 姊姊戀情

卓桐面對堆積如山的文件,感到束手無策而心煩意躁;傭人看見無助的卓桐,終按耐不住將俊雄與卓樺的曖昧關係告知卓桐。振軒回到家中,即看見展衡在家中等候自己。展衡將雪薇主動向警方承認洗黑錢一事相告,振軒聽後呆立當場。

俊雄收到卓桐急召趕到翁家,卓桐質問俊雄為何與卓樺發生關係;卓桐不再相信俊雄的說話,表明不會讓他參與慈善基金。

眾叛親離 卓桐難過

卓桐對於身邊人一個又一個為利益而接近自己,感到無助又心痛。雪薇不忍振軒被迫同流合污,故向警方自首,以求令俊雄失去把柄控制振軒;振軒不想妻子獨自承受一切,決定把一切事情供出。俊雄自被卓桐削權後心情低落,而此時展衡亦因振軒及雪薇的口供而把俊雄帶回警署調查。

俊雄發現竟被振軒出賣,心中怒火難平;梓恩終辭去電台工作,一眾同事對她依依不捨。

俊雄下令 追殺好友

梓恩回到家中欲啟動錄有家明聲音的玩偶,但按下播放鍵時卻發現玩偶已壞掉;梓恩看見玩偶亦捨她而去,不禁無限唏噓。楊大狀將俊雄保釋,展衡欲向俊雄打探耀彬下落,但俊雄並不賣賬。

俊雄因未料振軒竟會向警方自首,決定把心一橫要求天叔派人對付振軒與以朗,三人友情終畫上句號。

Rock Fest'胎死腹中,梓恩在音樂會的舉辦日子,獨自一人出現在台上…

為了理想 梓恩出招

看見台上台下均空無一人,梓恩被無力感所包圍,不自覺跌坐在台上;正當梓欣欲轉身離去時,一對青年突然步至。當年輕人發現演出取消時不其然露出失望的表情;這時梓恩放眼遠處,竟看見又有年輕人不斷走到會場。

梓恩面對愈來愈多的觀眾,雖湧起不能舉行音樂會的歉意但同時心中又泛起興奮之情;電台各同事突然收到梓恩的聯絡,大家決心為理想而狂奔一次…

雪薇發現丈夫失明

梓恩借助大氣電波作出呼籲,振軒、以朗與俊雄三人被梓的言詞所牽動,心中泛起久違了的激情。聽到廣播後,不同區域、不同的人均被梓恩的一番話吸引到音樂會的演出場地;正當梓恩不知該如何演出之際,以朗竟駕着一輛貨車出現。以朗指揮工人把樂器搬上舞台,眾人合力將電源接通,一個即興的簡單音樂會就此展開序幕!

三位好友 台上再聚

以朗、俊雄與振軒再次走到台上,眾人心中明白其實大家從未放棄音樂,三人間的友情亦不言而喻。音樂再次從舞台上響起,台下亦同時響起無數掌聲。Rico接力協助梓恩在電台內繼續廣播,茂森終發現此事而力圖阻止Rico「非法廣播」;但在Rico的堅持下只能讓茂森留在錄播室外乾急。同一天空下,Bowman、卓桐與詠儀等人亦被廣播所觸動,不約而同走到音樂會場地…

音樂表現 順利完結

Jean與Alfred得知俊雄曾探訪兆泉,即猜想俊雄另有所圖,唯獨是兆泉仍相信俊雄還有着良心。展衡接到有關振軒行蹤的情報而趕至音樂會場,當他看見振軒與其他兩人同台演出,不禁大表奇怪。梓恩與Dr.Dylan看見此情此景,既感動又激動…音樂會順利完結,梓恩邀請了Dr.Dylan作她的廣播節目最後一集的嘉賓,而梓恩亦打算離開香港。

耀彬即場 演奏口琴

耀彬走投無路,終於向警方自首,耀彬要求警方為他找佩玲見面,而佩玲竟答允;耀彬沉默良久後終開腔說話,佩玲看見眼前落泊的耀彬,態度仍是冷淡不已。耀彬指自己只想在佩玲前以口琴吹奏一曲,佩玲無料到耀彬竟也懂演奏樂器,不覺心頭一震。

其經歷了音樂會一事後,俊雄、以朗、振軒與梓恩的心底也起了微妙變化;俊雄再次到工會探望兆泉,令兆泉高興不已。

卓桐提出 再次復合

振軒重回現實生活,仍要面對有關自己的控罪,但一切卻對振軒彷彿不再重要;卓桐與以朗再次見面,以朗語重心長地勸卓桐要好好打理家族生意,但卓桐仍冀望能與以朗有復合的機會。卓桐將早前購下結他再次送予以朗,以朗感激卓桐…

俊雄到雪薇的精品店選購結婚紀念日禮物給詠儀;雪薇因俊雄陷害丈夫而冷待他,但俊雄在離開精品店前,竟向雪薇道歉。

梓恩發現 歷史重現

雪薇與振軒在家中閒話家常時,振軒忽然表示沒意識到天已全黑,雪薇心頭一震,只說出欲緊緊擁抱丈夫…

以朗得Stella等人之助不至被牽連入俊雄洗黑錢一案,展衡甚感不公;展衡認為以朗、俊雄與振軒應為雪山之事得到同樣的報應。

梓恩經過街頭時,突然看見一群年輕人就如自己昔日,提着大床褥在街上奔走,於是好奇跟隨他們,結果他們之目的地是大家昔日的band房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