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vb.com

 
 
tvb.com
 
 
衝上雲霄II
第40集 - 亦琛指出 夏陽違規
播出日期: 2013.09.06 (五)
 
夏陽進行模擬飛行,並由亦琛負責監察,而夏陽因為對自己飛行技術充滿自信,在一邊進行手動飛行時,竟同時進行飛行通訊,此舉讓亦琛覺得夏陽在賣弄技術。亦琛和夏陽一起去酒吧聚會,亦琛提到如果是正式飛行夏陽仍是如此不謹慎,便會因此評他不及格,而夏陽也只是一笑置之。

亦琛善意 提醒夏陽

亦琛點了茶後發現夏陽點了啤酒,於是亦琛提醒夏陽,指明天也要進行模擬飛行測試,根據民航處規定,駕駛者在測試進行十二小時前之內不得飲用有酒精飲品。夏陽指自己十分明白有關條例,同時也向亦琛指出,現在離禁令的規定時間還有兩小時,亦琛不禁無話可說。

夏陽在酒吧重遇舊識Michelle,並且陪她往其他地方繼續談心,亦琛在夏陽離開前也特意再次提醒他有關民航處禁令,夏陽回應自有分數。但是當亦琛離開酒吧,卻在遠處看見夏陽在禁令時間內,仍手還拿著酒樽。

短片投訴 夏陽喝酒

亦琛在進入模擬駕駛室前一直在思考昨晚看見的事情,而夏陽也在最後一刻才趕到模擬駕駛室,亦琛打算質問夏陽昨晚的情況時候,兩人突然收到家駿的傳召。 原來有人將一段短片以投訴形式傳送了給Skylette,短片中可見夏陽正在喝酒,而發送時間正好是在民航處的禁令時間內。夏陽否認指控,但亦琛因為昨晚的確看見夏陽在禁令時間內還拿著酒樽,故以AE的身分向夏陽提出內部聆訊,並停止夏陽的一切職務。

年希在升降機內遇到亦琛,但亦琛因怕對年希洩露關於夏陽剛被停職一事而保持沉默,甚至因為有學員看見只有年希和亦琛兩人在電梯,欲好意地迴避卻反遭亦琛責備。年希回到派遣中心,才得知馬修代替夏陽成本機機師,年希問馬修因由,但馬修竟回應年希可以自行問亦琛。

年希夏陽 互吐苦水

年希回家後旋即質問亦琛有關夏陽被停職的事,但亦琛卻以內部聆訊的內容是機密資料而拒絕年希。年希不滿下外出,碰巧遇上了夏陽,兩人更相約到山頂傾訴心事。

夏陽將自己被停職的原委告訴年希,而年希也表明無論任何情況也會支持夏陽。翌日亦琛為了哄回年希而想為她製作蛋糕彌補,但年希卻提出想亦琛調動更表一起飛往台灣遊玩。初時亦琛不太願意,但也無法拒絕年希而惟有答應。

聆訊方向 不利夏陽

亦風回應與夏晨的約定再次挑戰機長試,而夏晨也遵守約定,暗中安排留下鼓勵亦風的留言紙條讓他感驚喜,兩人間嚴峻的氣氛也慢慢融化。

年希在大雨中攝影渾身濕透,回家後終病倒更不斷發惡夢,亦琛在她身邊不眠不休的加以照顧,而亦琛也主動幫年希請了病假。但年希一直很期待能以機師的身分與亦琛一起飛往台灣,但亦琛堅持要讓年希休息,令她大感不快。

夏陽的內部聆訊開始,Michelle也在聆訊中提出對夏陽不利的證供令夏晨氣結。另一方面,志宏在住所的電梯大堂遇上家駿,得悉他決定向芮嘉求婚,志宏著急地建議家駿留在芮嘉家中等候,自己卻邀約芮嘉回到自己的居所。

志宏阻止 家駿求婚

志宏為了阻止家駿向芮嘉求婚,便不斷以不同藉口留住芮嘉,但芮嘉也察覺到志宏表現有異,便向他加以追問。志宏沒辦法之下惟有將家駿想向芮嘉求婚的事說出來,芮嘉問志宏為甚麼要挽留自己,志宏向芮嘉表達自己才是最適合芮嘉的男人。

芮嘉被志宏的熱情所打動,又按捺不住和志宏發生關係。家駿因為在芮嘉家中等得太久,決定致電芮嘉。但當芮嘉接通電話之後,志宏卻一手將電話搶去並掛斷來電,也因此讓家駿聽到芮嘉身邊有第二個男人。

年希被勸 放棄飛行

日東以民航處代表的身分視察Skylette,並登上了由亦琛和年希負責的航機。起飛時一切順利,但飛機的廁所突然出現問題,年希便離開機長室前往廁所處理。回到機長室後,年希才發現自己未重新調校雷達角度,更險些令航機駛入雲層中。亦琛忍不住即時斥責年希,但也因此傷了年希的心。事後亦琛向Skylette提交報告,年希也因此需要進行機師考核,失敗便會被Skylette辭退。亦琛也再向年希提出她對飛行根本沒有愛,也沒有正確的飛行態度,並以此勸告年希放棄飛行。

亦琛開解 暴躁夏陽

夏陽開始第二次的內部聆訊,因為Michelle是名人太太,令Skylette擠滿了記者欲向夏陽採訪,而夏陽也差點向記者動粗,幸得剛好經過的亦琛制止並且安撫因聆訊而脾氣暴躁的夏陽,而今次的聆訊主要是亦琛作供,亦琛也照直將所知的事告訴委員會,並表明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夏陽真的在禁令時間飲酒。

年希夏陽 逃避聆訊

聆訊結束,夏陽詢問亦琛為甚麼安排年希進行覆核試,因為覆核試理應是安排給能力強差人意的機員,以年希的能力根本不應該要參加覆核試,但亦琛只是認為年希並非以真心對待飛行。

之後夏陽前往亦琛家找年希並在門外見面,夏陽突然邀約年希一起離港外遊,年希也二話不說答應,但卻被亦琛聽到,亦琛也為年希夏陽兩人一起逃避聆訊而氣憤,但也無阻年希決定陪夏陽旅行散心的決定。

夏陽得悉 年希真心

年希和夏陽在客機內等待起飛,坐在頭等機艙的年希感到風景也永遠不及在機長室所看到的,也自問自己因為開始成為機師駕駛民航機,便真正的愛上了天空,一想到未來只能夠駕駛小型飛機難免會有失落。夏陽聽罷便知道年希並非如亦琛所說不熱愛飛行,便即時帶年希下機,並往找亦琛承諾不會再逃避聆訊,而亦琛看來也早知道夏陽會回來。

夏陽努力 為己自辯

夏陽一方面為年希補習備戰覆核試,一方面進行聆訊向聆訊委員講述事件經過,原來那段短片是Michelle幫助夏陽錄影,讓他當是和喜歡的女人表白心意,但夏陽卻不知道這段片會被利用為指控他的證據,也重申自己作為一個專業的機長,沒有在禁令的時間內喝酒。